所谓的新零售赋能互联网家装或许依然是一个概念而已-铁岭新闻
点击关闭

零售家装-所谓的新零售赋能互联网家装或许依然是一个概念而已-铁岭新闻

  • 时间:

央视批评周琦

或許,我們並不知道明確的答案。因為我們只有真正將新技術與家裝行業的具體流程和環節結合之後才知道後續的效果。

從本質上來看,所謂的新零售賦能其實和流量賦能的底層邏輯是一樣的。其實,所謂的互聯網家裝時代是一種流量賦能的方式而已。

很顯然,我們不能用「互聯網+」的方式去套用新零售賦能互聯網家裝。找到一個真正屬於新零售時代的賦能方式,才能真正將互聯網家裝的發展跳出互聯網的怪圈,實現真正意義上的新發展。

當新零售賦能互聯網家裝的初衷僅僅只是為了獲得資本的關注,而不是真正關注家裝行業本身改變的時候,所謂的新零售賦能或許從一開始就已經失敗了。

互聯網紅利的見頂讓人們開始尋找賦能家裝行業的新方式,其實,我並不認為賦能是一個好詞。

因為所謂的賦能必然有一個賦能者的存在,如果賦能者與家裝行業本身有着密切的聯繫尚且還可以說得過去;如果這個賦能者對家裝行業一無所知,那麼,這樣的賦能或許僅僅只是一種新的營銷方式而已。

新零售時代的來臨讓人們看到了新的可能性,通過將流量對象從C端轉移到B端上來,人們開始試圖通過新零售對互聯網家裝再度賦能去改變互聯網時代沒有改變的B端家裝行業。

新零售賦能不應該與家裝行業割裂,而是應該是深入到家裝行業的內部。幾乎所有的新零售賦能方式都是僅僅只是將其與家裝行業割裂開來,並不是深入到家裝行業內部。

但是,這些工具或軟件真的能夠改變家裝行業嗎?或許,對於新零售的賦能者來講並不關心,這些,他們僅僅只是把這些軟件和工具賣給家裝公司即可,並不會去想後續的東西。

但是,從底層邏輯來看,所謂的新零售賦能其實依然是一種外部賦能的方式,是否真正可以改變家裝行業的痛點和難題依然沒有確定。

由此,我們幾乎可以確定的是所謂的互聯網家裝其實就是一場徹頭徹尾的營銷。它是由資本、市場和行業三種元素共同決定的。

對於家裝行業來講,只有真正將新零售真正融入到家裝當中,並且用新零售的一整套邏輯去深度改變家裝行業,最終實現對家裝行業的深度改造,這樣的賦能或許才是跳出「互聯網+」的怪圈的關鍵所在。

所以,我們看到了互聯網家裝的誕生。但是,由於互聯網技術無法深度改變家裝行業的底層流程和環節,當它從to VC向to 用戶轉變的時候便會遭遇困境。

只有將新零售的終極目標進行徹底的轉變,所謂的賦能才會更加關注家裝行業的深度改變,而不僅僅只是概念、營銷和文字遊戲。

雖然這種方式可以讓專業的人做專業的事,但是,這種方式同樣會讓賦能者失去深度了解家裝行業痛點和難題的機會。

只有這樣,所謂的新零售賦能家裝行業才不會是相互獨立、相互割裂的存在,而是變成了一個真正融入到家裝行業內部的存在。

因為家裝畢竟是一個「技術活」,你沒有能夠解決家裝行業的根本問題,用戶就不會買單。這是一種非常簡單的邏輯。

然而,我們不僅要問:這種按照「互聯網+」的套路來做新零售的賦能真的可以改變家裝行業的產品和服務嗎?

如果僅僅只是一味地將賦能和家裝行業割裂開來,那麼,所謂的賦能或許僅僅只是變成了一種新的盈利手段,而缺少了對家裝行業本身的深度改變。

站在當前的市場狀態下,我們再來看互聯網+家裝的時候,可以確定的是互聯網家裝無疑是一種營銷。

所以,一旦當資本和巨頭不再對新零售熱衷,我們幾乎可以確定,所謂新新零售賦能互聯網家裝又將面臨新的尷尬。

通過是否真正能夠給家裝行業帶來真正意義上的改變來衡量賦能的成敗,只有這樣,所謂的新零售賦能互聯網家裝才不會僅僅只是以營利而最終考量標準,而是真正深入到了家裝行業本身的改變上。

所謂的新零售賦能互聯網家裝或許依然是一個概念而已。

隨着流量紅利的見頂,藉助互聯網家裝平台的模式對家裝行業進行賦能開始遭遇越來越多的挑戰,於是,我們看到了一場有關互聯網家裝的大逃亡。

僅僅只是把新零售賦能看成是迎合資本投資偏好的方式,缺少了對於用戶需求的滿足,所謂的新零售賦能或許是一種全新的營銷手段而已,並不會被用戶接受。

新零售賦能不應當以資本為目標,而是要以滿足用戶需求為追求。很多新零售賦能互聯網家裝的入局者之所以會加持新零售賦能,其中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在於新零售是資本和巨頭們關注和投資的新風口,至於新零售究竟能不能改變家裝行業,新零售究竟可以改變家裝行業多少,並不是他們真正關心的問題。

雖然用戶在互聯網家裝時代沒有獲得太多實惠,但是,對於一些互聯網家裝平台來講可以說是獲得了真正意義上的實惠。他們獲得了資本的垂青,甚至還有一些互聯網家裝平台順利完成了上市。

從某種角度來看,互聯網家裝僅僅只是在「互聯網+」的大背景下誕生的一個特殊存在而已,並不具備真正的創新性。

僅僅只是將新零售賦能看成是另外一種「互聯網+」,但是卻缺少了對於家裝行業深層次的改造,所謂的新零售賦能或許是新一輪收割的開始,只是這種收割的對象不再是C端用戶,而是變成了那些需要改變自身的產品和服務的家裝公司。

如果我們想要將新零售賦能家裝行業的方式跳出互聯網式的怪圈,我們就不能僅僅只是將介入的深度停留在較為淺顯的幾個方面,而是要真正深入到家裝行業的每一個流程和環節當中。

我們看到現在幾乎所有的賦能者都是將新技術與家裝進行簡單相加,抑或是僅僅只是把工具或者是軟件賣給家裝公司,讓家裝公司用這些工具或軟件來改變傳統的營銷方式和手段。

如果我們尋找新零售賦能家裝行業的新方式的話,那麼,深度參与到家裝行業的具體流程當中,真正了解家裝行業的痛點和難題,再通過解決這些痛點和難題找到新的賦能方式和手段,或許才是新零售賦能互聯網家裝的正確姿勢。

對於那些沒有得到實惠的玩家們來講,他們需要用新概念來賦能互聯網家裝,以實現向資本垂青的目的。

這其實和移動互聯網時代的流量賦能並沒有任何的區別。因為在移動互聯網時代,流量巨頭們僅僅只是把C端流量提供給家裝公司,後續家裝公司如何操作、如何提供產品和服務,流量巨頭們並沒有完全的掌控力,這同樣導致了很多用戶在家裝過程當中依然會遭遇這樣那樣的痛點和難題。

移動互聯網時代的來臨以及它對於外部行業的成功改造最終讓人們看到了用它來向家裝公司輸送流量的可能性。

新零售賦能互聯網家裝,或許依然是套路

從這個角度來看,所謂的新零售賦能互聯網家裝或許又是一種全新的套路。

從這個邏輯來看,所謂的新零售賦能不能與家裝行業割裂開來,而是要深度參与到家裝行業當中,或許是要由家裝行業的真正參与者來進行賦能。

從資本層面來看,資本巨鱷們試圖通過布局家裝行業來完善投資生態圈;對於市場來講,在用戶習慣從線下轉移到線上的大背景下,家裝行業同樣需要迎合這種潮流;對於行業來講,家裝行業需要藉助互聯網技術來像其他行業一樣提升運行效率。

在新零售逐漸成為風口的大背景下,一直苦於找不到好的方式和手段來獲得新的發展的互聯網家裝的玩家們抓到了最後一根救命稻草,他們開始通過主打新零售賦能的概念去改變那些互聯網家裝時代無法改變的痛點和難題。

新零售賦能互聯網家裝到底要如何做?

僅僅只是賦能,缺少深度改變,所謂的賦能或許新收割的開始。如果我們將移動互聯網時代的流量賦能看成是對C端用戶流量進行收割的話,那麼,新零售賦能或許是對B端用戶新收割的開始。

如果我們僅僅只是把關注的焦點聚焦在「賦能」上,但是卻缺少了對於後續效果的把控,所謂的賦能或許從家裝公司接受的那一刻開始便已經結束了。

因此,只有找到新零售賦能家裝行業的全新方式,才能真正跳出互聯網的怪圈,迎來家裝行業的全新進化。

當新零售時代來臨之際,越來越多的互聯網家裝玩家開始將目光聚焦在新零售賦能互聯網家裝上,但是,如果僅僅只是依然是to VC的套路,缺少了to 用戶的創新。

或許,有人會問,如果互聯網家裝沒有解決家裝根本問題的話,那為什麼依然還有用戶買單呢?如果非要找到一個原因的話,那隻能說互聯網家裝的營銷做得太到位了。

可見,所謂的新零售賦能更多地代表的是一種新的營銷手段,其目的依然是要迎合資本,而不是真正要去改變家裝行業。

但是,不得不說的是,如果僅僅只是將「新零售」與互聯網家裝進行簡單相加,而忽略了深度融合,所謂的新零售賦能或許必然會淪為概念。

從本質上來看,這種以新零售賦能互聯網家裝的方式來繼續唯資本至上的發展模式,真正去解決家裝行業的痛點和難題並非是他們的初衷所在。

這或許可以為我們解釋互聯網家裝遭遇當下困境的原由。

通過將家裝行業的諸多元素集中到互聯網家裝平台上,我們看到的是互聯網家裝平台開始對家裝公司進行流量賦能。曾經困擾家裝公司的流量問題通過互聯網家裝方式得到了解決。

傳統時代,家裝公司獲客的渠道主要是以掃樓、掃小區、掃建材展銷會等一些線下的渠道為主。而互聯網時代的來臨,用戶的消費行為和習慣逐漸從線下轉移到了線上,家裝公司再通過傳統渠道來獲客已經不再奏效。

所以,新零售賦能互聯網家裝不應該以資本為終極目標,而是要用新零售賦能互聯網家裝來滿足用戶的新需求。

新零售賦能家裝行業不應該僅僅以賦能為考量,而是要關注家裝行業本身的改變。如果我們僅僅只是為了賦能而賦能,而不去關注通過賦能究竟可以給家裝行業的發展帶來多少實質性的改變,那麼,所謂的賦能或許從B端用戶接受賦能的那一刻開始就已經結束了。

今日关键词:杨丞琳李荣浩领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