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泽英昭每个月都会到儿子住的地方去看他-新闻年鉴
点击关闭

日本儿子-熊泽英昭每个月都会到儿子住的地方去看他-新闻年鉴

  • 时间:

雪莉家人争夺遗产

而就在4天前的5月28日,日本神奈川縣川崎市發生了一起震驚日本的無差別連環殺人案件。一個名叫岩崎隆一的51歲男子手持兩把刀沖向學生的隊列,在十幾秒的時間里連續襲擊了17名小學生和兩名大人。

熊澤英一郎的心理治療醫生把這個情況報告給了熊澤英昭。由於擔心兒子真的效仿岩崎隆一,父子間爆發了激烈的爭吵。當天下午3點多,熊澤英昭衝進廚房拿起了一把20厘米長的菜刀,然後沖向了兒子,對其連捅了幾十刀。

無奈!即便再來一次也別無選擇

從此以後,熊澤英昭對兒子產生了一種莫名的恐懼,一想起他咆哮的樣子「身體會不由自主地顫抖」。據他交代:「當時沒有辦法逃走。面對威脅,條件反射地衝到廚房拿了菜刀,然後一路小跑回卧室。」在卧室里,熊澤英昭划傷了兒子的兩隻手臂。即便面對親生兒子,他在出刀的時候也沒有猶豫。

據報道,熊澤英昭的妻子因遭兒子毒打,患上了嚴重的抑鬱症,其女兒因為兄長的暴力而對家庭絕望,最終選擇了自殺。如今,熊澤英昭又被檢察機關以故意殺人罪送上了法庭。這個高官家庭,最終家破人亡。

熊澤英昭因涉嫌故意殺人被捕。據報道,其妻患有抑鬱症,女兒自殺身亡,都與兒子有關。圖據日本《文春周刊》

當被問到殺死自己兒子的具體過程時,熊澤英昭終於表達了悔恨之意。他說:「如果我當初早一點把他的情況告訴給周圍的人,聽取大家的意見,也許不至於發生這樣的人間慘劇。」

面對如此暴力的兄長,熊澤英昭的女兒曾經多次試圖跟哥哥溝通,化解他心中的暴力傾向,但都以失敗告終。她對這個家庭徹底絕望后,最終自殺身亡。

據熊澤英昭交代,他在殺死兒子之後曾多次捫心自問:「除了殺他之外,還有沒有別的辦法?」最終的答案是:「沒有。」

在回想到自己中學生活經歷的時候,熊澤英一郎曾吐露過內心的真實情感說:「我覺得父母對我的教育方式是錯的。如果我考試考不好,他們就會當著我的面摔碎我最心愛的玩具和塑料模型,以此作為懲罰。後來,我為了心愛的玩具不被他們摔碎而學習。這種恐懼一直持續到我讀完高一。有一次我跟父母發生了激烈的爭吵,最終我贏了。從此以後,我的性格慢慢發生了扭曲。」

據法庭公開審理的信息顯示,5月26日,熊澤英昭指責兒子在家裡亂扔垃圾,沒有想到卻招來了兒子一頓拳腳。熊澤英一郎不僅給對父親的身體造成了多處傷害,還在家裡咆哮着說:「我要殺了你。」

失敗!一個幸運兒的叛逆據日本《文春周刊》報道,熊澤英一郎可謂是一個「含着金鑰匙」出生的幸運兒,他母親的娘家是關東地區埼玉縣的望族,跟日本前運輸大臣一家有姻親關係。他母親繼承了眾多家產,包括東京多個區的不動產。當時,其父母的婚姻一度成為了日本政商兩界的佳話。

熊澤英一郎曾叫囂要殺了父親,多次毆打辱罵母親。圖據日本FNNPRIME

6月1日下午,父子倆再次爆發了激烈的衝突。忍無可忍的熊澤英昭再次跑到廚房拿出了菜刀。

家暴!一個家庭無法承受之痛在普通人看來,熊澤英昭這種位階的高官可謂躋身社會精英階層,但他為什麼會走到殺死自己親生兒子的地步呢?

熊澤英昭的住宅。朝日新聞網熊澤英一郎高中畢業之後沒能考入東京大學,而是去一家動漫學院進修。最後他考入了日本大學,但最終也中途退學了。經過輾轉,熊澤英一郎考入了流通經濟大學的研究生院,獲得了碩士研究生學位。

據日本媒體FNNPRIME報道,熊澤英一郎威脅要殺死父親並不是這起人倫悲劇的直接原因。他曾經長期對家人實施暴力,包括毒打自己的親生母親,還逼死了自己的親妹妹。

據了解,日本事務次官在所屬部門的地位僅次於大臣、副大臣以及大臣政務官,為各府省職業公務員一般職員的最高職位,是事務方面的首長。作為普通人心目中的精英,熊澤英昭如何走到了今天這個地步?究竟是他個人的不幸,還是社會的悲哀?

原標題: 日本76歲前高官手刃啃老兒子 是什麼讓他們家破人亡?

據《文春周刊》報道,熊澤英一郎獨居的地方位於東京都豐島區的目白,緊鄰日本皇族成員讀書的學習院大學。但熊澤英一郎的打扮卻跟這個社區格格不入。據當地知情人反映,他經常不洗澡,一身油膩邋遢,甚至還散發著惡臭。

1975年3月,熊澤英一郎出生。他從小就接受的是上流社會的精英教育,他的母親也是日本政商界出了名的「教育型母親」,對子女教育相當嚴格。1987年,他考取了日本非常著名的駒場東邦中學。這所學校以很多學生考入東京大學而出名。

震驚!76歲老父親手刃親生長子

同年,他的父親熊澤英昭升任日本農林水產省事務次官。本來應該在仕途上有所作為的熊澤英昭,當時卻遇到了進口美國牛肉的瘋牛病問題,承擔了所有的責任,徹底退出了政壇。失去光環后,他甚至沒有辦法幫兒子安排一個體面的工作,只能任其沉迷於動漫的世界。

據《朝日新聞》報道,在法庭上,檢察機關以「無論案件本身的背景如何複雜,都不該成為剝奪他人生命的借口」為由,要求法院判處熊澤英昭有期徒刑8年。熊澤英昭的辯護律師主張「作為一名父親,被告已經完全盡到了自己的責任和義務」,希望法院酌情判處緩刑。東京地方法院將於本月16日對此案作出一審判決。

作死!威脅要殺害附近小學生熊澤英一郎搬回家跟父母一起住后,遇到了一個新情況。父母家附近有一個小學,6月1日上午小學開運動會,他嫌學校的聲音太大了,吵到了自己休息。熊澤英一郎就在社交媒體上發文威脅說:「運動會的噪音太吵了,我要殺這幫小學生。」

據報道,熊澤英一郎曾罵自己的母親是「愚母」,他在初二的時候第一次動手打了她。他回憶說:「如果殺人能有許可證,我第一個殺的就是她(母親)。」

據報道,熊澤英昭每個月都會到兒子住的地方去看他,主要是給他生活費,並給他打掃衛生。

對此,熊澤英昭解釋說:「當時趕上了就業的『冰河期』。我最終介紹他到他母親那邊的一個侄子經營的醫院上班。」沒有想到,兒子在那邊的表現並不好,經常跟上司發生矛盾,甚至還公開揚言要殺了對方。

據日本媒體「Sports報知」報道,熊澤英昭44歲的長子熊澤英一郎長期獨居在外,平時很少回家。今年5月25日,他搬回了父母位於東京都練馬區的家裡。讓人意想不到的是,這竟為他的生命畫上了句號。

法官在法庭上問熊澤英昭:「假設如果再給你一次選擇的機會,你會怎麼做?」熊澤英昭淡然地回答說:「雖然當時是失去了理智的行為,但即便現在回過頭去看,(除了殺死他之外)我沒有其他的選擇。」

12月12日,東京地方法院公開審理了一起日本全國高度關注的特殊案件——今年6月1日,76歲的日本前農林水產省事務次官熊澤英昭在家中用菜刀殺死了自己44歲的長子熊澤英一郎。

在庭審過程中,熊澤英一郎的妻子出庭講述了自己被兒子毒打的悲慘經歷。她說:「他把我的肋骨都打裂了,臉上經常被打得青一塊紫一塊。他有時候還會拿鉛筆芯狠狠地扎我的手掌心。」她因此患上了嚴重的抑鬱症。

溺愛?無業卻一直住在高檔社區

據報道,熊澤英一郎的社交媒體賬號上曾寫着這樣一段話:「這是我們家族的家訓——孩子是父母為了滿足自己而生的。所以,一旦成為了父母,就必須對孩子負責任,直到他/她徹底獨立。」然而遺憾的是,直到生命的最後一刻,熊澤英一郎似乎都不夠獨立。

後來,失去工作的熊澤英一郎獨居在母親的一棟房子里。父母對他的日常開銷沒有任何限制,他要多少錢就盡量滿足他,以避免他鬧事。

今日关键词:官兵护航春晚29年